APP
您當前位置:牛摩網 > 熱點新聞 > 反對禁摩 > 瀏覽文章

論西安深圳解禁與斯德哥爾摩綜合癥

作者:摩生人 時間:2018/10/17 8:52:31


一、斯德哥爾摩綜合癥

1973年823日,兩名有前科的罪犯Jan Erik OlssonClark Olofsson,在意圖搶劫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市內最大的一家銀行失敗后,挾持了四位銀行職員,在警方與歹徒僵持了130個小時之后,因歹徒放棄而結束。然而這起事件發生后幾個月,這四名遭受挾持的銀行職員,仍然對綁架他們的人顯露出憐憫的情感,他們拒絕在法院指控這些綁匪,甚至還為他們籌措法律辯護的資金,他們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達他們對歹徒非但沒有傷害他們卻對他們照顧的感激,并對警察采取敵對態度。更甚者,人質中一名女職員Christian竟然還愛上劫匪Olofsson,并與他在服刑期間訂婚。這兩名搶匪劫持人質達六天之久,在這期間他們威脅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時也表現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料的心理錯綜轉變下,這四名人質抗拒政府最終營救他們的努力。

這件事激發了社會科學家,他們想要了解在擄人者與遭挾持者之間的這份感情結合,到底是發生在這起斯德哥爾摩銀行搶案的一宗特例,還是這種情感結合代表了一種普遍的心理反應。而后來的研究顯示,這起研究學者稱為斯德哥爾摩癥候群的事件,令人驚訝的普遍。研究者發現到這種癥候群的例子見諸于各種不同的經驗中,從集中營的囚犯、戰俘、受虐婦女與亂倫的受害者,都可能發生斯德哥爾摩綜合征體驗。

這是一個很典型,很能引起興趣的案例,犯罪心理學上專門為此取了一個名詞,叫“斯德哥爾摩綜合癥”。

二、解禁

10月11日,深圳公安局交通警察局官方網站的一條《征求意見》卻讓這件事再起波瀾,可以說是摩托車的命運面臨著反轉的可能。

這條全名為:關于《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關于禁止摩托車在我市部分道路行駛的通告》征求意見及采納情況的說明,網址為:http://www.stc.gov.cn/ZWGK/TZGG/GGQT/201810/t20181011_14201499.htm

 

內容大意為,對禁止摩托車在部分道路行駛這件事,通過多種渠道,對多個群體征求了意見,獲得345份回饋,其中:

1、支持全面放開摩托車的,占16%

2、支持繼續現在政策,全面禁止的,占26%

3、支持學習北京上海部分放開的,占56%

 附:關于征求意見及采納情況的說明全文

三、思考

由于深圳,包括前段時間西安逐步解禁,一時間很多公眾和媒體一陣歡呼雀躍,掌聲不斷,各種表揚西安和深圳的聲音也是此起彼伏。

然而,我個人卻不這么看,我的理解如下: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的國家不斷進步,不斷走向和諧、法制、民主和開放,尤其是近幾年大力懲腐,還政于民,關注民生,輕政減賦,不得不說現在的國家和民族有可能是幾千年來最好的一個時代。

但之所以說專門把斯德哥爾摩綜合癥與解禁兩個課題拉到一起來說,只是想提醒大家:

禁摩本身就是一個特定的扭曲的歷史產物,其政策制定和執行本身就是嚴重的非法制化過程和結果,不僅違背了人民群眾的基本路權和生活選擇權,也并沒有真正做到體察和尊重民意,就算是有所謂的一些聽證會過程,有所謂的一些數據統計證明其是“大多數”代表的投票決定,但也不能不讓公眾質疑其“代表”產生的過程和公平性,以及廣泛性,甚至按現代民主意識觀念中“多數人的暴政”來說,其政策制定和執行本身也難難以“服眾”。

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禁摩的理由居然被一部分“發言人”解釋為“防飛車盜搶、防城市擁堵、防廢氣污染”,此前本人曾在某文里專門說到這個話題,當時我的文字表達是:“防盜搶:這種禁摩的理由就象是因為社會上有強奸犯,所以從現在開始男人一律不能上街一樣。防擁堵:這種禁摩的理由讓人不得不懷疑這些“發言人”對到底是汽車更堵還是摩托車更堵這種基本現象的認知智商有問題。防污染:這種禁摩的理由讓人繼續不得不懷疑這些“發言人”對汽車高達幾升的排量,五座和七座的空間和道路占用,與摩托車零點幾升的排量,一兩個人的高效空間利用率這一類基本常識的無知。”

克強總理近幾年不斷在各種場合大聲疾呼:“政府和相關部門不能懶政,不能簡單地搞一些“一刀切”的政策,這種政策就是懶政,就是不作為”。

我們國家仍然處于社會主義發展的初級階段,絕大部分老百姓雖已總體告別溫飽問題,近幾年雖汽車進入千家萬戶,但老百姓出行選擇何種交通工具仍屬基本人權范疇,同時摩托車(包括電動車)一定是近段歷史中國社會普通百姓最好、最便宜、最不添堵、最環保的出行方式和生活方式選擇。甚至近幾年隨著國人收入水平的提高,越來越多的百姓動不動就買一輛數萬元,甚至十多萬,幾十萬元一輛的摩托車做為代步、旅行的交通工具。

就以上而言,禁摩本身從源頭來講就是錯誤的,現在解禁何必唱贊歌?

現在越來越多的城市解禁,其本身就是回歸原點,還政和還權于民,我們可以激動和開心,但不必為這些個別地方政府和部門本來就不該禁而現在解禁的行為鼓掌。

----你鼓什么掌?

----有何掌可鼓?

我有注意到相關新聞中提到“將參照北京、上海等地的一些做法”,不知道我理解得對不對,我是這樣理解的:

“參照一些做法”包括如下一些方法,比如:限區域、限號、號牌拍賣......等等。

先不說這些“方法”是否合理,是否中間還有可能存在新增“權力尋租”的空間和可能性。比如據說上海一塊摩托車號牌要數十萬元人民幣才能買到,那這些“方法”本身是否又讓一些敏感話題第二次陷進新一輪斯德哥爾摩綜合癥?

講個故事(純屬虛構):

有個村的村長(或村民)霸占了一條國道,攔車收費很多年,雖然民怨很大,但在某一段歷史時期,對這類完全沒有道理的事情村里就可以說了算,你想怎的?于是,數年來一直是通行一次20元一輛車,不分本地車外地車,交錢就放行,童叟無欺,結果突然有一天村里發通告說:從今天起本地車不收費了,外地車才收,然后本地車主一陣歡呼雀躍,各種鞭炮、各種錦旗......。

不僅如此,村委會還增發了一個補充通知:外地車可以參與外地車通行證競拍,誰出價高者將一次性獲得年度通行證,結果競拍下來,一小部分外地車牌車主以5000元/車的平均價格拍得這些通行證,雖然5000元代價高昂,但有些外地車幾乎天天過這條路,按一天來回一次算(20元/次×2次/天×365天=14600元),全年下來仍然節約約三分之二的費用,于是這一部分花了5000元買到通行證的外地車主第二輪歡呼雀躍,然后又是一通鞭炮、錦旗......,甚至到手的這些通行證居然成為了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在同行中炫耀的談資。

好了,這樣的例子也許舉得恰當,也許舉得不恰當,不重要!

我也不想再就這個“故事”與我想談的解禁話題做進一步的對比分析,我覺得沒有必要了,正常人看鄙人此文到此應該已經明白了我想闡述的90%以上的意思了。

話,言盡于此......

綜上,我個人總結如下:

1、禁摩:本不合理

2、解禁:理所當然

3、還政:本該如此

對西安、深圳政府部門的做法,我個人建議我們應持的態度是:

1、謹慎樂觀

2、認可鼓勵

3、不必鼓掌!

因為這些部門施政有進步,我們理應認可(請注意:是“認可”,僅僅是“認可”)。

因為:

為人民服務

他們本應這樣做!

......

本該如此。

編輯:摩生人
分享到:
關鍵字:

欄目熱門文章

本日 本周 本月

  • 最新專題
  • 安全返鄉 快樂過年
  • 2018 十大爆文
  • 升仕網紅310評測匯總
  • 2018牛摩榜
  • 入門輕量級猛獸
  • 2018 牛摩原創視頻回顧
  • 怕丟車 找凱勵程
  • 遠星相伴 暢行無限
  • 專業電噴  只選菱電
  • 真誠的朋友,恒久的動力。
韩国分分彩漏洞